“谁此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造;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莱内·马利亚·里尔克

鱼尾

能写能毁却倒在标题上,胡乱起一个吧。

爱给了Doc和Rook赞美给了土豆,OOC是我自己的!

人鱼AU.我就是要写逐渐攻略的日常。我爱他们!我爱他们!我爱他们!

DOC/ROOK(Warning:Doc的第一人称)

================原地掉线====================

【1】

我走到海边,那里荒无人烟,只有海水拍打着岩石。我爬上其中的一块,这个地方不会被涨潮影响,腥咸的海风会顺着波浪涌起扑面而来。我开始往水里抛石子,借此,我可以放空了脑袋然后开始考虑一些别的事情。


“噢!”我承认我被吓了一跳,但我只是很快地向下看去。礁石的底下出现了一个年轻人,他半个身子没在水里,手扶着石壁,也许只是个无辜的潜水者。但这个村镇目前处于容易被风暴冲击的时候,我不是很确定会有人出来游泳。


“我很抱歉。”我趴下来望着他,而这个年轻人抬起头,眼神看起来惊讶而又好奇,他有一阵子只是愣愣地注视着我。也许是有一点点被那些石子砸昏了头,让人感到担心。


“你受伤了吗?我有带药品,到岸上来,我会治疗你。”我从礁石上翻了下去,靴子踩在沙滩上留下几个很深的脚印。他望着我背后的印子,仍然呆在水里。


“上岸,年轻人,我不会害你。”我在湿润的沙地上蹲下,把药品和绷带展示给他,潮水没过来。我感到自己的皮肤被风吸食着,变得涩涩的。


“我不能上岸。”他刚开始后退了几步,看到那些绷带后却比刚才任何时候凑的都近:“你是,嗯……他们说的医生?”他的声音很好听,有点沉,但是有没脱去的稚气。蓝色的眼睛色泽干净,没有一点混浊。


“我是。”我把瓶子放回口袋:“你没法上岸?你的……别的地方也受伤了吗?”


“没有——哈哈,不是那个意思。”他转了一圈表示他的状况良好:“我本来就不能上岸。”他进一步的解释,但是并没有拆穿我所猜测的谜底,就好像是孩子期待着给别人揭秘一样。


“你本来就……你的意思是……你是……”


“我不知道你赌了什么,但我是……人鱼。”他很大声的说着,听起来非常骄傲。但提到“人鱼”的时候,他把声音放低了一些:“就是,嗯,如你所见。”他将他的鱼尾露出了一点,蓝色鳞片,色泽和他的眼睛差不多。但今天什么东西看起来都蒙着灰。


“啊,我也是第一次见,镇子把人鱼的存在当成传说。”这的确令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我认真地考虑着,把药瓶抽出来放在沙地上:“你的头需不需要上药,人类的药物有用么?”他盯着药瓶看了一会儿,兴许这对他也是个新鲜玩意儿。


“那我也上不了岸,而且你其实没有砸到我。”他的声音变得很轻,像嗫嚅那样从喉咙里飘出来,有些结实的手臂压在沙滩上。水花从他的背上破碎散开,棕发贴着他的脸颊。他是个很美的小伙子。我听见自己和自己耳语,像用指甲尖轻轻敲打玻璃。


“等一下就会涨潮。”我把药瓶提起来,两腿有些发麻:“我得回镇子,晚上会有人拜访。”


“呃,嗯。你回去吧。”他拖长了音,从鼻腔里闷闷的发出一声,听着有些急切。我站起来后退了两步,把手塞在裤子的口袋里,他仍然在海滩边上望着我。我低下头,等着他补充点什么。


“我们明天见?我会再来这个地方,然后我就回去了。”天越晚,他看起来就愈加苍白,就像他的血已经流尽:“Ju...Julien.”


“Gustave.”


“晚安。”


“晚安。”

评论
热度 ( 28 )

© Citizen of Atlant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