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喜欢写东西。想当个作家。
不要追逐我说的话,最好来拥抱沉默的双眼。
我们都是亚特兰蒂斯的臣民,现在是,以后?大概。
……
补充一下。你好,我叫Chris,交个朋友一起谈谈吧。

鱼尾

感觉会是个无底坑。天哪真棒【举起盒饭】溜了溜了

==========原地掉线=======================

【2】

我在第二天特意又回到海滩去,水花在我的脚边飞溅,很快就会有一阵风暴潮。这个地方安安静静的,我好坐下来整理今天的所有记录。

我等了一会儿,人鱼似乎没有出现,那就没有吧,他看起来可以照顾好自己。

记录是一些画着药用植物写生的竹制纸,是不太常见的品种。但是对于医疗的作用说不定是尚未发掘的,能够遏制怪异传染病也有可能。

“Gustave先生!”蓦地,我看到昨天的人鱼在混浊的海浪里露出半个身子,他很快地喊了我一声,在海滩边缘上下浮动。这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我捏着纸张站起来朝他走去,海水没过靴面,我像昨天那样蹲下来让他靠近,像召唤一头幼小的鹿。

“晚上好。”他离我有几米左右的距离,盯着我手上的纸。

“那是什么?”

“一些植物的图鉴。”他盯着我就像盯着一个宝藏,又小心翼翼的出声。

“看起来是手绘的,我能看看吗?”我把纸给了他,他津津有味的读着,好像那是童话手稿。

“你对药物研究有兴趣?”他把头抬起来眨了眨眼睛,我摆摆手让他别分心。

“不…我对这些没什么研究,但我很喜欢你的画。”他把纸张整理好了递给我:“Gustave先生喜欢画画吗?”

“你可以叫我Gustave.”我轻声提醒他:“我是个医生,有时候也必须是个画家。”他继续饶有兴致地看着我,手指互相点着。赤/裸的上身就像大理石雕琢的成品,线条分明,但看起来一点血色都没有。我不了解人鱼,他们的疾病和健康状况对我来说是个秘密。

“谢谢,Gustave.我觉得你画的很漂亮。”他撑起身体,我能看到鳞片与皮肤带有渐变的交界处。

“谢谢。我觉得可能某个时间段我也是想去当画家的,但你知道,”我往前挪了一些,海水拍在我的裤管上,Julien看着我,接过话头:“医学院会扼杀对写生的兴趣。”

“说的好。”我发出赞赏。他笑出声来,Julien有一种让人感到快活的本领。我被也我自己挑起的无趣(我自认为)玩笑逗乐,眼睛眯了起来。

“你笑起来的声音很有意思,Gustave.”他说:“而且你很温柔。”

我刚想感谢他,他却把头扭开,有些得意的微微翘着嘴角。小声地咕哝了一句什么——

“我觉得人不是坏东西,他们很美。”他的棕发乱了,完全沉浸在一种我不知道来由的胜利感之中。眼睛完全眯了起来,我只能看到一点点活泼透彻的蓝色。趁着他在沾沾自喜,我抬起头观察着海面。

可能过去了半个钟头。我在心里估计,很快就要到饭点,周围的景色就像糊着一层水泥僵硬生涩,不要多久就会天黑。人鱼,Julien看起来更加的苍白,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

“我想知道,Julien.”我忍不住开了口,他转过来眨眨眼睛:“人鱼的肤色……你看起来像一具雕塑。”

他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四下转转眼睛,大概是在思索着要怎么答复我。天开始暗下来,我吞咽了一口。这个时候他摆摆手示意我靠近点,似乎蓄谋了什么事情。

我靠过去,双膝挨在浅海中的沙地上,小腿浸在海水里,这样我几乎整条裤子湿透了。然后他凑过来拥抱了我,我能听到他的呼吸,均匀但有些兴奋的波动。他身上湿漉漉的,皮肤很光滑,健壮有力。

“谢谢。Gustave.我很健康,别担心——”

“那就好。Julien.我想我可能要回去了。”

我拍拍他的肩膀,他的目光在我脸上扫了扫,咧开嘴笑着。

“那么,明天也一样?”

“一言为定。晚安。”

“晚安。Gustave.”

评论
热度 ( 20 )

© Citizen of Atlant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