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此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造;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莱内·马利亚·里尔克

鱼尾

胡啰啰一大堆。最后那个亲亲是十分严肃的亲亲!信我!
========原地掉线=========
(3)
这儿不是我住的镇子,我离开那个被疾病侵蚀得如同枯枝败叶的小镇已经有两个星期,我们没有有效的药品,也没有更好的医疗条件。人们把病人锁在透不出呼吸的房间里,试图用消毒水杀死恐慌。他们时刻警惕着死亡从肺里长出来,后院时常有疯癫的焦糊味传出。这是防止传染扩散的手段之一,但我有时会感到怪异,无法遏制的对这个镇子所有人感到悲伤或者歉疚。

基于这种越来越强烈的情绪,我离开了那里,试图寻找一些救援。我没有任何脱离了地狱的感觉,只是觉得获得了一个补救的机会。空气里有人抽抽搭搭的哭,我知道我想起了那个苟延残喘的镇子,病人试图撕扯自己皮下出血淤青的皮肤。我们没有任何办法。已经到了四五点的光景,我准备去海滩,这次我带了雪白的报告纸,Julien对此应该不会有任何兴趣。

“你每天都在研究东西。Gustave.”我抬起头,他平静的望着我:“我有点好奇,你从来都很严肃,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

“我是个医生,Julien.”很自然的,我想了一个适合的解释,他认真地听着:“为了我的病患我必须研究些什么东西,好让他们可以不再那么难受。”

“所以你在这个地方日复一日的看这些东西吗?”

“我只是旅居在这里,研究当地的这些,植物。”他稍微的睁大了眼睛,抱着胳膊好像在思考着什么,我看到他像浮标那样更加剧烈的上下起伏。这提醒我我们处在一场海难的边缘。

“这里很快就会有一场风暴潮,你应该回家去呆上几天的。”我轻声说道,他放下胳膊看着我,脸变得通红。我对他的迟疑表达出疑惑,他支吾了半天才回答我。

“这儿不是我的家。”

“什么?”

“我是说,这儿不是我的家。”我有点惊讶,手里的纸张猎猎作响。我的一言不发让他的脸变得更红,仿佛受了我严厉的谴责。先前看起来有些坚毅的五官变得柔和而稚嫩,:“我跑出来玩。”

“就像……离家出走?”他噎住了,对我戳穿他呼之欲出的秘密感到难堪又不知所措。

“对,离家出走。说得好,Gustave.”他的口气变得僵硬而笃定:“你一定不是离家出走,是不是?”

“是的,我不会那么做。”我把资料收起来,他露出有些迷惑的表情。像昨天那样,我走进海水,海流在我的脚边摇晃,戏弄我。已经过了小腿,我半跪下来,半个身子没在水中:“但你也一样可以照顾好自己,对吗?”

Julien凑过来,我拍拍他的肩膀。他的脸颊终于放松了很多,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冲着我点头。

“我现在可以一把把你拉下水去。”

“放过我的资料,Julien.”我叹了口气,湿透了的衣物贴在我的身上,这让我宁愿泡在水里,那些布料顺着流向浮动着。我的手指往下插入沙地里,浪太大了,也许我明天来不了了。Julien扶着我的肩膀,好让我不会被浪掀翻。

“我在和你开玩笑,Gustave.”他向我解释:“我不会把你拉进水里,至少不是现在。”

“所以是蓄意谋杀?”

“根本没有!”他瞪大眼睛看着我,我没忍住笑了一声。Julien的手臂从我的肩膀上放下去,鱼尾在海面上清脆的抽打了一下水花。夜晚已经从头顶开始,我看着日落的边缘。

“我明天不会过来了。”他的口气十分认真,我看着他一副深思熟虑过后的表情撑起身子,水哗啦啦的流下去。我伸手拥抱他,拍拍他的后背。

“四天左右吧,如果可以,我就会过来,还在这个点,说不定能带点点心。”我接着他的话头说下去,他跃起身子严肃地吻我的额头。

“愿海神保佑,与海洋同在。”

“愿他也保佑你。”

“晚安。”

“晚安。”

评论
热度 ( 25 )

© Citizen of Atlant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