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此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造;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莱内·马利亚·里尔克

鱼尾

修仙日常。不清醒的产物。有些地方写的有点铤而走险。

以及怎么设置超链接标题噢非得是网页版吗,谁来救救我。

Doc一个人在家孤独寂寞冷的想Rook。(划掉)
======原地掉线=========
(4)
我的镇子也在沿海地带,风暴潮对我来说并不是那么令人恐惧而陌生。如果实在有人害怕那些让他觉得心惊肉跳的风声和碎裂的声音,他就会把窗户和大门封死,裹着被子,把火炉熄灭,在他的床上盯着模糊不清的窗口祈祷。有时候我也喜欢这么做,但不是出于害怕。

我想等到风暴过去,在此期间就必须找点事情做,我规定了自己每一天必须进行的实验计划和图鉴整理。剩下的时间除了读书我没有事情可做了,街道上偶尔有一两个人影匆匆的从视野里略过去。除了风和雨水凿琢或撕扯建筑物的声音以外,凡是生命都在沉默。

我们都在这种力量面前沉默。我用钢笔在笔记本上用花体写下这句话,就像写一份神谕那样。嗯,我觉得这种疏远的神圣感有点陌生。可能换一个词更好,自然。我想,就是自然。除了照顾被这些轰鸣震得发麻的神经我有更好的事情做。

我已经从书架上找出为数不多的几本被科学不那么认可的自然图鉴,甚至还抽出了一本故事书。它们曾经被搁在最上层,冷落程度可见一斑。

有烫金书签的那一页我写了Julien这个名字。人们对人鱼或者其他海洋智慧生物看法不一,有人觉得他们是美丽的精灵,海中的天使,有人认为他们恶与塞壬齐名。无论图片绘制的张牙舞爪或者翩翩动人,人们都少不了对他们的一番吹嘘。他们的鳞片带着海神的魔法或福佑,眼泪是珍珠或者钻石;他们唱歌,无论凶恶的还是善良的都有如受神指点,使人多么如痴如醉,深受感召。

Julien没有给我唱过歌,我抬起头眨了眨眼睛仔细回忆了一下。他的声音就和那些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一样。一颗自信又火热的心会掩盖柔软的羞涩。书签的背面是白色的,我把铅笔削尖了,可能是出于失望,(不得不说对于没有验证的地方也抱有期待)这些图鉴说的我觉得和Julien没什么相似的。我画出人鱼的大概轮廓,我很久没有画人像,但今天我得试试。

我考虑了许久才动笔,很快书签背面就多了一个凝视着我的人鱼。我承认我想象过他很陶醉的唱歌的样子,但如果真的画出来似乎效果不佳。我用湖水蓝和白颜料涂了他的眼睛,我总是对它避而不谈,只能归咎于我的言辞匮乏。它们值得被作圣像的画家奉为圭臬。

和对别的东西一样,人们有评判这种生灵的灵魂,他们认为人鱼享受着长久的生命而忽略了要一个灵魂。这让人鱼永远不可能达到不朽。

'不然,他们也得学会爱别人。'我在书后面补充了一句,幸好书是我买的。我可以随意作笔记。

'关于这种缺失,兴许是对美的另一种诠释或者证明。'

我把书合上,我跟作者们的分歧有点大,但我认为我掌握着真理。明天我要做的事情就是烤一些简单的点心。暴雨还在打压这个镇子,我脱了衣服躺到床上,把被子拉起来。连续两天的雨,土地和围墙似乎都在融化,天空不断下沉,夜晚也是土黄色的。

在一种单调的让人倍感疲倦的粘稠气氛之中,我希望有谁能发自内心快活的唱上一句,来驱散会让人逐渐麻木的阴暗。睡意漂浮在又湿又沉的空气里,我阖上眼。

在梦里,我听到雨中有人鱼的歌声。

评论
热度 ( 19 )

© Citizen of Atlant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