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喜欢写东西。想当个作家。
不要追逐我说的话,最好来拥抱沉默的双眼。
我们都是亚特兰蒂斯的臣民,现在是,以后?大概。
……
补充一下。你好,我叫Chris,交个朋友一起谈谈吧。

回响

几个月前的东西,没什么好说的,刀。
徳搞。
=======我会写糖的=======

他偷偷翻Marius的盒子,这是一次一时兴起的举动,反正他没期待能摸到什么好东西。就连那本日记,他快翻烂了Marius也没有发现他在偷看。

不过这次不同,他碰到一个纸质的东西,夹在一本书中间。他把这张纸抽出来,小心翼翼。大概夹了有些年头,纸面已经完全被压平整。他抬起指头托住它将其拿出盒子。

一张20欧元的纸钞。放在盒子底部的一本旧书里头,让他想起了一首没有名讳的诗人写的诗,关于盒子里面各种尘封的秘密。他往门口探了探头,没有动静。只有连褶皱都平整了的钞票被搁在桌子上。上面有一个墨水写的单词“Reden”

钞票过去并不会让他感到多么的安心,只有这个单词被提起来的时候,那种利落而具有纸质厚感的发音从他的舌根和喉咙划过去。让他觉得这一切都还有点意义。

在他准备把钱放回去的时候,一个念头安静的站出来,固执的停在他的手上。也许是他的胃,Dominic想到,他昨天没有吃东西。可能是这个时候,他意识到自己需要吃点什么,随便,在这张钞票允许范围内。

如果他把Marius的钱花掉,他的确这么计划着,一种古怪的冲动从喉咙里涌上来,甚至饱含期待。这很可能是恶作剧的本性使然,他重新拿起那张20欧元看着。Marius还没有回来,他还来得及。

或者,他应该去买束花,(Dominic暂时想不到别的,一束花的念头在他的脑子里弥漫)就是,一束花,玫瑰,像漩涡那样向下的美。他躺下来看着天花板上露出来的半个电灯,房间里又灰又安静。花会是很好的选择,Marius也一定会高兴。他冷静的想着,就好像这个建议是别人给他提的一样。Dominic没有给过Marius什么花,他们也不谈论这种美丽的事物,也不做那种甜腻而显得有些片面的浪漫。

但Marius应该得到一束花。这个念头今天似乎挥之不去。争辩似的语气让Dominic睁开眼睛去摸那张20欧元,就像去撷一朵玫瑰。

Marius可能会高兴(对于刚才的念头他感到不确定),更多的一定是疑惑,然后怀疑那束花的真实性。假如他把花扔掉,那也无所谓,因为花是他给Marius的。

后来他决定睡一觉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为什么会有那个突兀的单词。他第一次向Marius道歉。因为他让兴奋不已的工程师马上闭嘴,因为Dominic和自己的哥哥争吵。Marius第一次那么礼貌老实,他一直背对着Dominic,电兵一来他就闭上嘴,仿佛被夺走了灵魂。最后Dominic忍无可忍的把这个词写在这张二十欧元上用力的砸中Marius的头盔,对方猛地震颤了一下,展开了那张纸币。后面的事情他有点记不得,不过结局不坏,至少Marius留下了这张钱,他把他感动的不轻。

他想了一会儿,把那张钞票夹回书里。他可能会去买花,不过不是用这20欧元,他并不是真的有兴趣花别人的钱,遗物更是如此。

==============

“Reden”德语里为“说话,交谈”

评论 ( 15 )
热度 ( 45 )

© Citizen of Atlant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