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此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造;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莱内·马利亚·里尔克

照片

短打,算是记录。
德国兄弟亲情向,有一丢丢的徳搞暗示。

==================

在照片上面,Dominic靠着湖边的花岗岩围栏。太阳照着,我感到这是下午的事情,他们在湖边散步,Cedrick带着一台相机,风把他的衬衫鼓动得像白鹭的一对翅膀。他们一边走一边说话,Cedrick在拍摄那些水鸟,Dominic偶尔说一两句话。这些生物从不知道什么地方过来,住在湖中央的人工岛上,在下照的阳光之间穿梭着捕食湖鱼。这天人们洗过了街道,路上的积水里沉淀着它们和城市的影子。他们也弄不清是不是有些水渍是因为有鸟在这儿吃了一条鱼。Cedrick看到湖中央的一根断杆上停着一只鹭,他举起相机,一颗石子跃到湖中,波纹扬开,那只鹭飞走了。Dominic笑着。

“你搞什么?”

“我什么也不做。”Dominic看着他的兄弟,Cedrick没说过他想当鸟类摄影师,鸟类学家。但那种仿佛要乘着风飞走的姿态是Dominic所不会相信的,他不会明摆着说,所以他乐于作各种无伤大雅的恶作剧。Cedrick捧着他的相机,他眯起眼睛看着Dominic靠近栏杆,在金黄色的光里面他的轮廓在细细地燃烧。

“那很可能是一张伟大的照片。”Cedrick轻轻地说着。而Dominic没有回答,男人看着他,衬衫在背后扬起。我突然觉得,Dominic就是在那天知道注定会发生这种事情的,只是没有说出来。

“我会抓一只贼鸥送给你。”Cedrick举起相机对准了Dominic.然后那个我追逐的影子躺在定影液里,带着落日的气味到了我的手上。

===============
真的很短。

评论
热度 ( 35 )

© Citizen of Atlant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