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此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造;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莱内·马利亚·里尔克

Defeat

大概就是之前看到的一个日本游戏,挺可爱挺危险的游戏。可以拿来搞事情。

徳搞傻文。

也算是复健治愈吧。当撒葡萄糖玩儿了。为了甜脸都不要了。

规则:
两人对视,一方说“我爱你”一方说“再来一次”
谁先害羞的笑出来,谁先输。

================

“你看这个。”Dominic把手机塞到了Marius的面前,工程师低下头轻声读了一遍屏幕上的文字。

“日本流行游戏?我看到很多个日本流行游戏了。”Marius把手机拿远了一点:“一方说'我爱你'另一方说……不行。”他果断的拒绝,递回手机的姿态很是强硬。

“这只是个游戏,”Dominic向后靠在沙发上,他看着右边的皮扶手:“无伤大雅,还能锻炼你。”

“我看不出来。”Marius摇了摇头,但又补充了一句:“从我开始?”他说的很不确定,就好像一开始就已经明白自己输定了。

“对,从你开始。”Dominic把身子往前倾,两个胳膊撑在腿上,他看着Marius。后者拉起了他的护目镜。

“我爱你。”Marius干巴巴地说着,没有一丝感情色彩,单纯只是紧张的念白。

“再说一次。”Dominic好整以暇的望着他,Marius感觉自己有点脸红了。他只觉得这个游戏本身就相当有迷惑性,他要说的话太重大了。

“我爱你。”他重复了一次,这次自然了一些。Marius甚至感到这有点意思,但是如果再让他玩一遍,他仔细想想,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再说一次。”Dominic的眼睛眨动了一下,眼皮慢慢的活动着。目光像水母那样若即若离,Marius重新变得紧张起来,他感到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个游戏很快就要分出胜负了。他握了握拳头,感到脸的温度在上升,这种直觉让他没来由有点害怕,但同时又激起了他的好胜心。

“我爱你。”他望向Dominic的眼睛,浑然不觉自己的目光澄亮起来,显得精神饱满。腔调不再干涩,变得坚定又勇敢。这一次结束,Marius感到他总算是耗尽了。

但Dominic没有如他意料的继续下去,面对Marius,他只是把脸扭过去,眼睛眯成了缝。在意识到什么后,Marius长舒一口气,他赢了,却没有胜利感,空气里有奇异的味道。

甚至有些甜腻过头了。

评论 ( 8 )
热度 ( 90 )

© Citizen of Atlant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