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此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造;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莱内·马利亚·里尔克

诗两首

我又看完了《死亡诗社》

我忍不住,要搞事,要做点什么。

好把非生命的都摧毁!
免得在死亡那一刻
感到自己没有活过。


1.
最后一次
梦想就笼罩在他的头顶
自年轻的脸上
投下夜晚甜腻的气息

他的双脚行走在白昼
眼睛迎着黄昏
他奔赴
奔赴他的理想
一个在日落尽头
风雪的火焰
裹挟死亡

2.
因为我们的生命
停靠在漫漫黑夜
因而我们把握时间
燃烧成光

是的
对生命的渴望
那不是驱策的工具

在白昼流失的时刻
我的坟墓上
应留着双手的温度
我的面孔上有情人的嘴唇
到星星的尽头寻找我去!
到自由的风里倾听我去!

你不必因死亡掠夺而恐惧
生命昨天熄灭
它今天重又开放

评论
热度 ( 3 )

© Citizen of Atlant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