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此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造;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莱内·马利亚·里尔克

三次的死亡【1】

曾经讨论过的一个话题。人的一生会死掉几次呢?写了一篇,应该比较短。

希望你们看的愉快咯。

==========LINE==========

他从一堆沙子上艰难的爬了起来,他的手表早在一个月……或者更早之前就已经丢失,他没有了时间了感觉。非常惊惶的在这个沙漠里穿行,这一直以来他的能够满足他的口舌的只有生长的硕大的仙人掌和难得落下的雨水。空气里有着一股烘烤的味道,气体被卷进鼻子中,干燥的感觉仿佛里面柔嫩的肉都要卷起鳞片。大脑里的水分似乎已经被烤干变成核桃一样坚硬而又顽固。万幸,万幸,这一切仍然是错觉。他抓住了他的水壶,仿佛抓住一片干涸的湖泊。他的思想仍然对他喊叫着,指挥他迈开左腿或者右腿,总之是一定要朝前走过去的的,他的自尊心和高傲告诉他绝对不能被困死在这里,他被遗弃在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要出去,他出生的时候就在这里,他生在绿洲,沙漠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新鲜并且丰富的世界,每粒沙子都是那么的不同,带着一股像岩浆一样灼烧的味道。他从来没有见过什么岩浆,但他和曾经路过的一个旅行家谈论过,旅行家说岩浆像融化的麦芽糖,但是麦芽糖是什么呢?就是用麦子……旅行家不说话了,是呀,他什么都不知道,旅行家再怎么解释他又怎么懂得呢?

“总之,岩浆很烫,是流动的,会烧死你。”他特意把最后一点补充了一下,但是,死亡又是什么呢?他曾经见过他住的绿洲有人从沙坡上滚进湖里,他拍打着水面似乎特别的开心,然后他就潜了下去,然后就没有了。

他跟旅行家说起这个,他的手比划出那个人如何拍打水面,好像被揪住的鸟儿,羽毛点点散落激起水花最后赤裸着下潜。旅行家点点头:“嗯,那么他就是死掉啦。”

可是“死掉”是什么意思啊?跟“死亡”不一样吗?

“哎,你什么都不懂啊。”旅行家露出无语并且有点不耐烦的表情,他比这个沙漠里的孩子高很多,却比其他大人看起来都要年轻都要精神,他有一双飞鸟一样的双眼。他支撑着下巴看着沙漠里的孩子:“我跟你说,这两个,太不一样啦!”他突然猛地攥紧拳头露出非常兴奋的表情,似乎在故弄玄虚一样。他呆呆的看着旅行家,他觉得旅行家好像旅行家自己说的那种岩浆,滚烫发热,流动着像是浪潮一样包围着你。但是浪潮又是什么呢?他不知道,他只是一下子想到了这么多的词语来描述旅行家,他仰头看着他,他不知道他惊讶着旅行家说的故事,还是旅行家本身。那些关于“死亡”“海浪”“岩浆”的话,让他有些好奇,并且第一次感到了兴奋,好像偷偷从老外公的酒杯里偷偷品尝红酒的孩子。但是,红酒是什么?

“哎呀,你让我把‘死亡’解释一下吧。”旅行家对于这些词汇露出一副很懊丧的表情,他很明显对于解释这些富有深意的词汇显得很兴奋:“‘死亡’可以把人变成完全不一样的自己,这和‘死掉’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他静静地听着旅行家说着,顺便又问了一个问题——

“区别是什么啊?”

“嗯?你要知道的话……那就是‘死亡’能够包含‘死掉’。但是‘死掉’不能包含‘死亡’。”

也许是孩子看起来有些崇拜的眼神,的确,小的时候孩子们总是崇拜比自己有能力有见识的人。旅行家似乎特别受用,他继续说着——

“‘死掉’就是简单的不能呼吸了,不能走动了,不能思考了,必须到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去躺着,睡觉。而‘死亡’——”他故意拖长了音节,现在他有些不高兴了,挥舞着小拳头抗议,旅行家才继续说下去——

“‘死亡’就比如说……”他突然狡黠的笑了,他看向沙漠里的孩子,他问这个孩子——

“你觉得这个世界对劲吗?”


评论
热度 ( 6 )

© Citizen of Atlant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