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此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造;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莱内·马利亚·里尔克

时间被就此剥离

我也不知道怎么写我也很绝望啊。

OOC都是我的,BUG也都是我的。

===========================

杰克今天起得比平时都要晚了,阳光已经顺着床沿像一条巨蟒一样爬了上来,和前些夜里空气托着的灰尘一起在他的身上融化,怪不得他的眼睛有点疼痛。莱耶斯似乎已经出去了,落地镜里裸露着一个头发继承自家乡的阳光的健壮男人。

但他仍然疲惫的如同即将入睡一般,世界在他眼里只有下面那一半儿。他只能快步的走进浴室去洗漱,但愿安娜等会儿不会训斥他。真糟糕……他没能醒来,莱耶斯也没有推醒他。

也许他今天走的特别早。他接了一盆热水,伴随着哗啦的一声巨响【也许声音在水泡中没过他的耳朵,并争先恐后的开裂】他从阴暗的洗手间里抬起头【没有开灯,为什么?杰克自己也想搞懂。】那些附着在脸上的黏糊糊的东西现在被一并洗去了,他的皮肤舒爽却干燥无比。他紧紧的盯着自己有些苍白的脸,水珠滴落下来消失在盆子里。

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杰克对自己说,这使得他安心了一点。【怎么可能。】太阳慢慢走高了。他突然想着,可能没有什么证据,但是的确有什么东西改变了,包括这些水里,一定都溶解着一些别的除了粘液以外的东西。

不过立刻的,他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脸被肌肉牵引着笑得生疼,他努力地揉搓放松着。没有错。他又在心里想着,根本没有那种事情。

但他还是再次哗啦一下把脸埋进水盆,伴随着响亮的刺痛,水珠五颜六色的滴落,他现在白得让人悲怆,像一轮月亮。她的眼睛似乎充满了血,到处都是一片血红,他重又抚摸着自己的脸,摸到了两条细长肉感的凸起。

上帝,莱耶斯。他下意识地喃喃出来,心里却突然没底了,但很快的,他又不是那么的对目前的状况那么惊讶了,仿佛这就是真相,就是他关于从脸上落进水盆里的水珠的了不起的答案。

他深深的吸气【一股腥味】重新摸索回了床上,现在他有了足够的理由再睡一会儿。阳光没有一点隐私意识的闯入,但杰克已经又要睡着了。

等会儿谁来叫我?这个念头出现的时候他有点悲哀,不过他实在太困了。

然后他就惊醒了,他想着,这真了不得,他竟然是通过入睡清醒的。落地镜映着他干净的脸,还有如同阳光下的麦田一般金灿灿的头发。

唯一糟糕的事已经下午了,而且天气并不好。他看着窗外。有些灰蒙蒙的房间里,莱耶斯的一些东西已经不见了,不过他们的合影倒还立着。

杰克又重重打了个哈欠,他只好快步的走进浴室去洗漱,但愿这样能清醒点。

评论
热度 ( 11 )

© Citizen of Atlant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