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喜欢写东西。想当个作家。
不要追逐我说的话,最好来拥抱沉默的双眼。
我们都是亚特兰蒂斯的臣民,现在是,以后?大概。
……
补充一下。你好,我叫Chris,交个朋友一起谈谈吧。

墓碑前的男人

莫里森的金发总是能让我想起狐狸对小王子说的话:“我并不是什么都没得到,我拥有了麦子的颜色。”可能是因为这个加上别的让我写出了这个小故事。

喜欢吃糖的小伙伴们,你们要慎重的点开这个故事,它不是非常的悲伤,可是也是曲终人散。

【写得较为隐晦,希望各位吃得开心。】

========================== 

“这儿你肯定认得。”

死神戴着骨制面具,声音听起来像黄昏后的树林。 
“是的。” 
莫里森穿着离开废墟后涂着巨大的“76”的夹克,但他摘下了面具:“我还不会忘记自己的墓碑。” 
“不会?”像是豆荚裂开了一样,莫里森能感觉死神在笑,但他并不是很想在意了。空气沉沉的,莫里森的眼神像柳条那样垂着,他盯着完整的石碑。 
“Jack•Morrison.”死神一个音节一个音节的说着,莫里森慢慢的转过去看着他,他不喜欢这种读法但…死神继续说下去:“我留下了它,虽然你并不在这儿。” 
夕阳照着他们的背,莫里森看着自己的影子慢慢的旋转起来。呼吸挤出了重量,他们仍然并排站着。 
“时间对你来说一直不重要,对吗?” 
那副面具转向他,莫里森闭着眼睛。 
“否则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知道迟早会这样,死神。”莫里森不确定自己的语气是不是变得不耐烦起来。 
假如你不曾活着,那你也不曾死去。 
“你可以试着给我一拳,也许我会考虑考虑。” 
“你不是那么没原则的,不是吗?” 
莫里森的墓碑周围非常平整,没什么草,但是有些被握成一束的花,新鲜或者风干,腐烂,颤巍巍的,被夕阳烤化在油腻腻的土壤里。 
“……我留下了它们。”死神低下去,小声的说着。 
“我们走吧。”莫里森把手塞在裤子的口袋里,像塞手帕一样随意。 
他们走到了边缘,莫里森转了过去,他看着男人那个被灼烤的通红的背影,一耸一耸的像一颗枯萎的心脏。 
“…噢,我很抱歉。”死神抬起头望着他。 
“我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莫里森看着裹得一身黑的男人,他的衣服里裸露出露水的光点。 
那是一束麦子。 
“…我们走吧。” 
他和死神离开了。  


评论
热度 ( 13 )

© Citizen of Atlant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