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此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造;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莱内·马利亚·里尔克

勒蒙集市

交一份粮,我不是白吃饭的了!!!!

是糖还是刀子我也有点分不清,但我不喜欢做魔鬼嘛所以大概是甜的吧,嗯……

但总觉得像锤子单方面想梦到基妹于是就做了个奇怪的梦……(碎碎念)

=============================

他在集市上醒来,眼皮上方有个一闪而过的名字。洛基·劳菲森,不管这里有没有镜子,不管他是否还记得过去发生的事情,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洛基劳菲森,记住这个名字,然后走到这个热闹的梦里去。

他穿着完全是黑色的西装衣裤,漫无目的的顺着笔直的水泥路前进,远处的灯光和楼房在他的眼睛里变成黏糊糊又膨大的一团亮点。他的步子走的很不熟练,亦步亦趋,不是任何人都会像他一样这么排斥这些梦境的,这不是他希望发生的事情,也不是他主动要来到这里。商贩的叫卖和人们的窃窃私语就像隔着厚厚的水,他要在这个充满了陪衬用的贴图的世界里找到唯一一个轮廓清晰的,不分昼夜呼唤自己才谋得和他在这样一种状态下度过一小段可怜时光的男人,他的哥哥。所有人其实都是一样虚假的东西,只是因为叫他的人爱他,他才因此被剥离出来,心脏在睡梦的庇护下活泼的蹦着。

“……索尔。”他深呼吸时有些用力的从嘴里呼出了这个名字,带着点文质彬彬的愠怒。被叫到的男人正俯下身子看一只熟透的柠檬。

“我第一次尝这个东西还以为是没熟,只要再搁一阵子准能变甜起来。”对方上下抛着这个果子,他看到周围的景物和人越来越模糊起来,变成几个斑斓的色块。男人把果子朝他丢了过来,他下意识的抬手抓住。有些酸溜溜的液体在挤压中顺着他的手指滑下来,在他的胳膊上打着滚,却把他的舌头也酸的粘了起来。没有回答,他抬着胳膊静静地望着自己的哥哥。

“后来我发现这想法简直是放屁,它不可能变甜,熟了就是要这样酸的让人浑身发麻才叫成功。”他注意到对方剪短了头发,在印象里,过去男人应该有一头长金发,辫子里还扎着一缕他自己头上剪下的黑发。还真可怜,他托着那个柠檬,男人慢慢踱向自己。

“哦,那你还真是洞察秋毫,反应敏锐。”他心不在焉的夸赞着,毫无保留的显示出自己的揶揄和讽刺。

“我第一次尝的时候非常生气的把它扔掉过,然后又捡起来,把它重新放在果盘里,等着它变甜。”和没听到自己的嘲讽一样,他的哥哥抱着胳膊看着他继续说下去:“虽然我发现这也什么用都没有,我就把它丢掉了。”

“你为数不多明智的选择,哥哥。”他摊了摊手:“所以我可以把这个丢了?”他举起那个该死的柠檬。

“结果后来我发现那个柠檬实际上已经熟透了,已经达到了最好的状态,它那种让人抓狂的酸味只是有益的体现,你知道,什么维生素……中庭的说法。”

“是,是,我知道,所以你能不能回应一下我说的话。”他不是来听故事的,即使是在梦里,他也有信心用手里的果子砸中索尔的脸,或者把对方捅的惨叫连连。

“噢,不好意思。”这就是全部的回应,谢天谢地故事好像要结局了:“我发现我浪费了那个柠檬,所以你能想象当我还有机会弥补一下我对它的误会的时候我有多开心吗,嘿,你是想不到的。”男人用手轻轻蹭了蹭鼻子,低着头继续说下去:“总之我很高兴最后我和柠檬和好了。”

他呆在原地,这个故事的隐喻意味太强,做作的让他开始在心里咒骂。他不该期待从他哥哥嘴里能吐出来一个自然而感人的结局。好故事,甜蜜的话,细腻体贴的互动,这都不是索尔·奥丁森会做的事情。这个蠢货只会无时无刻散发他的光芒,完全不担心别人是不是会晒伤——他又深呼吸了一次,这个故事真的太烂了,甚至让他怀疑自己的兄弟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没脑子。一个深呼吸后他已经冷静多了,也得以想起更多的事情。

“难以置信,哥哥,你说的故事——还是这么烂。”但他不会改变自己对于烂故事的标准——即便面对男人已经近在咫尺并且仍然在靠近的蓝眼睛。他抬起手想扶住索尔的肩膀,但在碰到一块儿之前对方就低下了头。

“Loki.”这声呼唤哑得出奇,就像一串粗沙,把他的喉咙哽住了。他突然尝到了集市的味道,那并非是肉或者蔬果气味的总和,而是一个人的味道,是他身上能涌动的一切。他突然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酸溜溜的,他的鼻子是酸的,他浑身上下每一处包括眼眶全是酸的。索尔弯着身子,他垂下胳膊。路灯的阴影顺着他的脸滴滴答答往下淌,啤酒色的光线照着他的哥哥。

“他听到了月亮吻树顶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太阳不会钻进他的心,爱人,在缝隙的边缘替他把心脏跳动。

他重新出生,生长,像所有的鲜花和果实,枝条扎在肌肉里

他像所有人一样,在拥抱中逝去。”

他低下头,胸腔中有个该死的柠檬。

评论
热度 ( 12 )
  1. 立誓减到90斤Citizen of Atlantis. 转载了此文字
    品一品🌚🌚青觉er写的真超棒!

© Citizen of Atlant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