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喜欢写东西。想当个作家。
不要追逐我说的话,最好来拥抱沉默的双眼。
我们都是亚特兰蒂斯的臣民,现在是,以后?大概。
……
补充一下。你好,我叫Chris,交个朋友一起谈谈吧。

置顶——还魂者。


她的生命就像一只头尾套在一起的橡皮软管那样,早年的记忆在末端一刻不停的的拉伸延长之中逐渐在太阳里消失踪影。她的头脑每每吞噬这些碎片时总是给她留下一点像影子那样从她脸侧一下飞过的残渣。因而她总是觉得,那些影子里藏着光。

那些残渣就像是吃完以后埋在土地里的果核那样,在她像信徒一般跪下来用手指不停抠挖着淤泥把那些果核捧在手里细看时。她和自己体内不同的声音静静地想着,这之类的东西有没有可能复活。她的双手都是淤泥,如同刚刚挣脱出来的莲藕,果子的滋味她已经不记得了,除了一个个拍打着翅膀,从她的耳朵边飞到两只眼睛,再从眼睛钻进嘴唇的那一个个薄薄的好像很容易就可以撕碎的梦。那些被嚼过一遍又扔在地板上的东西被她埋进地里。同时她心里想着,人们看不到果子吗,他们看不到生育或者流传,看不到河流和树的根须吗。她的手合拢,像捧着某位不知名的母亲的子宫。

她总感到她的生命中有几年是要把那一节软管拉出来。残渣是记忆的底座,让人们看到曾经的存在,单纯的没有任何实体和线索可供追寻的“存在”。但她认为只要把那些被逐渐包裹的东西从她现在给自己投下的一片迷雾中抽离就行。太阳会咬住月亮的尾巴,月亮划破阳光的脸颊,可是谁都不能溶解谁。她把手掌打开,看到泥土的芳香。总有东西要长出来的,这她比谁都清楚,总会有东西要长出来的,即便是只有已经冰冷了的双唇的土地也要吹温暖的风,然后长出玫瑰。

在生命不息的时候,她的指甲间有果子的肉,救赎急促,疲惫一刻不停,人都要从深渊回到地面。

=====================
(啊果然早上来写交友宣言会好点)
(结果还是拖延到晚上来写了。暴风哭泣了。)
这儿青觉,啊嗯叫Chris也没有问题的我喜欢别人叫这个啦。

是个写文的鸽子,锤基啊德搞啊r76r都有涉猎。

不论是深邃的有趣的有营养或者只是闲聊都没问题啦认识新的人总是很有意思啊。

写上面那段文字只是为了提前熟悉一下嗯。

来跟我玩吧。我们可以组成双倍快落!

评论 ( 2 )
热度 ( 4 )

© Citizen of Atlantis. | Powered by LOFTER